飞往大漠的信

 公司新闻     |      2021-02-18 00:44

2月12日大年初一,从前来拜年的项目部党支部书记手中接过包裹时,郝洪东正在井场录井仪器房里忙碌。

看包裹单名字是妻子寄来的。他有些意外,打开来,发现里面除了一些他爱吃的家乡特产外,还有一封厚厚的信。

位于新疆顺北油田区块的重点探井顺西5X井,正在目的层钻进,到了施工关键阶段。在沙漠里连续工作了三个多月本该倒休的郝洪东,考虑到这口井的重要性,也为了积极响应疫情防控需要,半个多月前,他就主动向项目部提出等这口井施工完毕后自己再回去。“我想把这口井拿下来。过年就不回家了,又劳你自己操心了。”想着微信对面,三千多公里外妻子肯定失望的眼神,郝洪东颇感内疚。

自1998年毕业以来,转眼他在新疆这片热土已经征战了23个年头,从一个毛头小伙子成长为工作经验和阅历丰富的中年人。由于队里属他在这里一线时间最长,业绩最显著,大家还给他起了个绰号“大漠油侠”。

他没想到的是,妻子这次会邮寄包裹和书信。大漠里无手机信号、环境恶劣,交通不便,往常都是通过网络微信QQ等语音信息和视频方式联系,书信往来应该还是多年前恋爱时的事,尤其是有了孩子后这种“原始”的方法早被疏忽了。

读着这封赶在邮政放假前几天寄到轮台县项目部基地,又被领导辗转送到工区的家信,郝洪东有些小激动,“东,得知你又不能回来和我们过年团聚了,心里虽有些失落,但我和儿子都很理解你。今年你被评为劳动模范,你们公司专门邀请家属替员工上台领奖,我站在台上感觉作为油嫂很光荣,刚上初中的儿子也常以自己的爸爸为傲……,”郝洪东仿佛又回到了青春激扬的年代,眼前浮现出过往的一幕一幕。

二十多年来,郝洪东坚守在西北戈壁沙漠,在风沙肆虐里洗礼,在严寒酷暑中奋战,期间在家过的春节屈指可数。塔河油田、顺北油气田,一路走来,不仅锻炼了他干事硬朗的工作作风,也锤炼了他不屈不饶的个性和超群的业务能力。他带领小队员工克服远离亲人远离基地、风沙侵袭孤独寂寞等困难,发挥勘探排头兵的作用,精心施工优质高效录取资料,取得了多次重要勘探发现,赢得了甲方的赞誉,树立了铁军队伍的良好形象。

“东,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,注意施工安全,拿出更好业绩,我在家会把父母孩子照顾好,我们等你回来!”平素文静内向的妻子,竟然在信的末尾画了一个鲜红的唇印。

 “家人的理解支持,还有公司的认可鼓励,这是我新年收到的最美好的礼物,”外面摄氏零下二十度,寒风刺骨,可郝洪东的心里却升腾起一轮温暖的太阳。